<menuitem id="hjz3r"></menuitem>
<progress id="hjz3r"><th id="hjz3r"><menuitem id="hjz3r"></menuitem></th></progress>
<menuitem id="hjz3r"><dl id="hjz3r"><video id="hjz3r"></video></dl></menuitem>
<video id="hjz3r"></video>
<thead id="hjz3r"></thead>
<strike id="hjz3r"></strike>
<listing id="hjz3r"><address id="hjz3r"><menuitem id="hjz3r"></menuitem></address></listing><strike id="hjz3r"><noframes id="hjz3r"><span id="hjz3r"></span>
<progress id="hjz3r"></progress>
<span id="hjz3r"><progress id="hjz3r"></progress></span>
<menuitem id="hjz3r"></menuitem>
<span id="hjz3r"><thead id="hjz3r"></thead></span>
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藏北故事】留在心中的歌:讓“缺氧不缺精神”的援藏大旗高高飄揚

發布時間:2022-06-08 08:57: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2001年中央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后,中國石化、中國石油、中國海油等央企加入到藏北高原的援藏大軍已經20年了。我最近在整理相關采訪日記時,不由得想起一位名叫王鵬雁的援藏干部。他在藏北高原發揚“缺氧不缺精神,艱苦不怕吃苦,海拔高境界更高”的援藏精神,用真情譜寫“藏漢一家親”的動人故事。

  2014年9月,中國石化援藏干部、西藏那曲地區(現那曲市)班戈縣委常務副書記王鵬雁,出席了中央民族工作會議暨國務院第六次全國民族團結進步表彰大會,獲得“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個人”殊榮 ,并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

  事情要從他援藏時說起。2013年8月5日,中國石化十建公司副總工程師王鵬雁從山東來到平均海拔4750米的那曲班戈縣,開始為期三年的援藏工作。

  “中國石化有50多人報名競爭第七批援藏、第二批援青崗位,我被選中很不容易。來西藏,只想為藏族群眾多做點事。”王鵬雁說。

  班戈縣地處藏北高原西部,氣候環境惡劣,自然災害頻繁。發展班戈,首先需要了解班戈。可是,他想要了解的地方平均海拔4700米以上,總面積3萬多平方公里,與海南省陸地面積相當。在這里“下鄉”即意味著對生命的挑戰。

  在西藏,尤其是在藏北高原,很可能三天也出不了一個鄉或是一個村,那些路途遙遠的鄉村,許多地方本沒有路,車走多了,地上便形成了不是路的路。

  下鄉的路上,王鵬雁餓了啃自帶的干糧,渴了喝礦泉水,呼吸特別困難時就吸會兒氧氣。

  在海拔5000米左右的鄉下檢查施工,因為嚴重缺氧,夜里常會被憋醒,猶如上了“絞刑架”。常常無法入睡的結果是第二天頭疼欲裂,嘴唇也變成了烏紫色。

  有好幾次,同事們都勸他休息休息再“下鄉”,可他卻總是笑呵呵地說“沒事、沒事”。

  王鵬雁赴任三個月,以堅韌的毅力克服從未有過的困難,很快走遍班戈縣10個鄉鎮,全面摸清了班戈縣經濟社會發展的情況。

  

  這是中國石化援藏干部王鵬雁(右一)在中國石化小學二期工程驗收現場同其他縣領導進行交流(扎西2014年10月25日攝)

  當年46歲的王鵬雁在班戈縣分管黨建、組織和受援工作。他進藏時,中石化小學二期、北拉小康示范新村等項目工程正在建設。王鵬雁這位教授級高工,以良好的職業素養和不辱使命的強烈責任感,堅持深入環境艱苦、高寒缺氧的施工現場,確保了每項援藏工程在當地一年僅有三四個月有效施工期的短暫時間里,高質量地完成了施工任務。

  

  這是中國石化援藏干部王鵬雁(左一)在班戈縣青龍鄉衛生院檢查指導工作(扎西2014年8月9日攝)

  2014年,王鵬雁深入各鄉鎮、村莊甚至自然村,多方面了解民情,完成了2015年的對口援藏立項規劃,并就產業援藏,形成了“卓瑪泉”礦泉水源頭向班戈縣青龍鄉六村傾斜的規劃方案和對口援藏向醫療方面傾斜的方案。

  為使每筆援藏資金都能達到利益的最大化,王鵬雁像一部高速運轉的機器一刻也不停歇。一年多來,許多工程項目都灑下了他辛勤的汗水。

  ——為方便牧民群眾辦事,他多方協調,為北拉鎮修建了便民服務大廳。

  ——為把“輸血”變成“造血”,他幫助建成了“班戈縣高海拔生態農業示范基地”,并在大棚里成功種植出草莓、西瓜、西葫蘆等經濟作物以及各類蔬菜,不僅為普保鎮六村扶了貧,而且結束了當地產不了蔬菜的歷史。

  ——為幫助基層干部開闊視野、更新觀念,他帶領32名鄉村干部,赴山東進行為期15天的考察培訓。

  ——為把有限的援藏資金既用于改善民生、惠及民生,又能利用當地優勢資源,發展經濟,王鵬雁與援藏干部、常務副縣長王飛一起,先后促成區內外7家企業與班戈縣合作,范圍涉及到光伏發電、水資源、旅游、畜產品、新型材料研發、非金屬礦等多個產業合作項目。

  王鵬雁說:“少年強,中國強”,教育是發展之基,我們要讓每個孩子都能夠快樂成長、快樂上學。

  來到藏北高原工作不久,王鵬雁發現班戈縣孤兒仁青多吉缺少親情關愛,每年便拿出2400元來資助這名七八歲的孤兒,為他購買生活、學習必需品,并帶他外出游玩,讓他感受家人般的溫暖。

  那曲地區兒童福利院女老師德青告訴我,“為了幫助仁青多吉有個學習伙伴,王書記還一同資助了仁青多吉的好朋友、同年級的那曲縣孤兒邊桑次仁。每次出差來那曲,王書記都要帶著玩具和學習用品來看望他們倆,比親阿爸還親!”


這是中國石化援藏干部王鵬雁與班戈縣小學的學生們合影留念(扎西2013年8月29日攝)

  “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中國石化員工的愛心凝聚起來,力量就會變大。”由個人幫助孤兒,王鵬雁想到了由其所在的十建公司也來參與“一對一助學”,以擴大救助范圍。他的想法提出來后,得到單位的大力支持和幫助。于是,西藏班戈縣義務教育階段“一對一貧困助學”工程啟動僅一天半時間,第一批確定的41名資助對象就被單位同事全部“認領”完畢。不久,第二批40名貧困學生也被單位同事確定和“認領”,班戈縣被捐助的81名貧困學生中,孤兒占了一半。

  在王鵬雁主導下,班戈縣由此編寫完成了《義務教育階段一對一貧困助學管理辦法》,使“一對一助學”工程變成了一項長期化、常態化的公益事業,以幫助更多的貧困學生。

  與此同時,他幫助修訂了《中國石化助學資金管理辦法》,使每年用于當地大學生的助學資金能夠得到高效、公平、合理的使用。 

  在幫助藏族孩子的同時,王鵬雁還竭盡所能地幫助每一位所能幫助的藏族群眾,使他們感受到祖國大家庭的溫暖。

  為此,尼瑪鄉吾前村牧民赤占,將一面繡有“急公好義 扶危助困”的錦旗,送到王鵬雁辦公室,以感謝這位援藏干部幫助他妹妹達桑治好了疾病。

  原來,赤占妹妹達桑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生活困難。王鵬雁了解到這一情況后,便與在北京工作的中國石化第五批援藏干部陳志清聯系,為她治病。

  2014年5月份,王鵬雁陪同達桑前往北京治病,北京安貞醫院為她做了手術,達桑安全返回西藏。時間不長,術后的達桑揮動羊鞭,已能在遼闊的大草原上放牧了。

  剛為達桑治療完疾病回到藏北高原,王鵬雁又馬不停蹄地第二次趕到新吉鄉四村斯求卓瑪家,為這位中國石化援藏干部的“親戚”送去自己花錢購買的彩色電視機,并讓縣廣電中心技術人員為她家安裝了收看電視的衛星接收器。

  半年前,王鵬雁帶著1200元慰問金到卓瑪家去慰問時,發現“村村通”工程還沒有惠及到她家,便萌生了為這位“親戚”買電視機,安裝衛星接收器的心愿。

  

  這是中國石化援藏干部王鵬雁(左)與一同援藏的常務副縣長王飛(右)及來采訪的新華社記者唐召明(中)合影留念(王琪2015年5月20日攝)

  說起中國石化這家“親戚”,還有一段感人的故事。12年前,中國石化首批援藏干部李一超援藏時,發現牧女斯求卓瑪脖子下長了個大腫瘤,無法勞動,靠吃國家低保和女兒相依為命,李一超便堅持8年資助這對母女。

  

  這是中國石化援藏干部王鵬雁(左)在向來班戈縣采風的中國評劇院《藏地彩虹》編劇張明媛(右)介紹當地情況(唐召明2015年10月9日攝)

  2010年初,李一超和第五批援藏干部,以及眾多愛心人士一起,將卓瑪接到北京,成功為她切除了在脖子下懸掛28年、重達5公斤的巨大腫瘤,并幫助她走上了富裕之路。卓瑪一家也因此成了中國石化援藏干部的“親戚”,為幫助這位“親戚”,一屆屆中國石化援藏干部開始了愛心接力。

  談及自己親歷親為的這些事情,憨厚、質樸的王鵬雁搓著雙手動情地說,“為民族團結做點事,是我的光榮。”

  王鵬雁臉龐黝黑、笑容憨厚,留著半寸短發,在內地像個老農,在西藏像個藏胞。他來班戈縣援藏不到兩年,先后掏出1.8萬多元來資助當地貧困戶、五保戶和孤兒,幫助他們解決生活上所遇到的困難。

  

  這是中國石化援藏干部王鵬雁(右)來到“結對子”幫扶對象的扎扎(左)家中,為他妻子英秋治病送去自掏腰包的、急需的治療費(扎西2014年7月9日攝)

  2014年7月初,王鵬雁“結對子”幫扶對象——扎扎的 妻子英秋患心肺病住院,急需用錢,王鵬雁便拿出7000元錢幫助其治病,并安排她到拉薩治療,直至病愈出院。

  對藏族群眾,王鵬雁就像是親人,而面對遠在山東的家人,他卻顯得有點“吝嗇”。

  2014年盛夏,王鵬雁妻子吳翠林帶著剛剛結束“高考”的兒子王泰舒來藏探親,正趕上王鵬雁工作很忙,就連兒子有嚴重的高原反應,他也沒能多陪陪。幾天后,心存愧疚的王鵬雁實在是分身乏術,只好對妻子說,“你和兒子回家吧。”

  他把母子倆送到拉薩火車站,轉過身,又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

  兒子要赴美留學,他因工作忙無法脫身,也沒能為兒子送行。

  當問及他這樣做,家人是否理解時,王鵬雁笑笑說,“我父親早年是青島木器一廠的木工,而家在萊陽。直到我小學5年級時,父親才從青島調回萊陽,一家人得以團聚。到了我這一代,十建公司施工到處走,我也是常常不在家,分分合合是常態,家人已經習慣了。”

  “兒子參加高考,每個周末都要從山東到北京學習英語,接送兒子和網上訂票,所有的事情都落在了我妻子身上,她從不向我說困難,是怕我分心。”王鵬雁愧疚地回憶說。

  長期以來,王鵬雁妻子吳翠林已經習慣了一個人支撐著家庭。因為心疼丈夫,家里有什么事,她能消化就消化掉,盡量不讓王鵬雁操心。她說,“他的事情多,回來醉氧,去了缺氧,拿家事煩他,對他身體不好。”

  決定援藏時,王鵬雁忐忑不安地把自己的想法說給妻子聽。同在一個單位的她很支持丈夫的選擇。“援藏不是你去,就是他去,總是需要人去的。人到中年,家家都有困難,我們的兒子大了,老人也有我照顧,你身體好,就放心去吧。”吳翠林的寬慰句句說到了王鵬雁的心里。

  “王鵬雁在各項工作中都表現出了援藏干部的高尚情懷。”班戈縣縣委常委、組織部部長索朗措珍對我說。

  自古忠孝難兩全。王鵬雁說,“其實,許多援藏干部內心深處都有或多或少的內疚與遺憾。但是,既然來了,我們就要對得起自己肩上的責任,讓‘缺氧不缺精神’的援藏大旗高高飄揚!”(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久久丁香五月美女AV天堂